• 植物提取物在全人類追逐健康曆程中的地位越來越顯著。由於醫藥支出居高不下,使得人們比從前更注重用天然成分來保持身體健康,從而減輕患病對個人生活質量的壓力。因此,植物提取物在近幾年的產品開發、市場份額以及進出口等方麵均走出了穩步向上的發展勢頭。可以預見的是,植物提取物的穩定行情在2010年還將持續下去。

     

    與化學原料藥行業一樣,在2009年裏,植物提取物行業同樣也經曆了重要品種行情的更迭起伏。回顧這些品種的大起大落,或許可以廓清它們今後的命運走勢。

     

    甜菊糖苷:再度紅火,洗牌在即

     

    2009年,植物提取物領域以外的人都能從各種媒體資源獲得這樣一條信息:甜菊糖苷火了,甜菊糖苷市場複活了!

     

    這一切機緣均來自美國FDA自2008年12月底對甜菊糖苷可用作甜味劑的正式審批。美國作為最大的天然甜味劑市場,向全世界敞開了它的大門。在同一年,法國也給予甜菊糖苷兩年的市場準入觀察期,至此標誌著甜菊糖苷在進入歐洲市場旅途上取得了重大進展。

     

    行政管製的放鬆,很快在市場上產生了反應。一方麵,我國甜菊糖苷的傳統生產商在審時度勢後,決定在2010年提高產能;另一方麵,國際風投攜帶全球甜菊糖苷最大買家的合作勝券開始迅速全球布局,這部分以GLG生命科技與PureCircle公司(譜賽科公司)兩家公司為主要代表。於是,甜菊糖苷全球供應市場形成了三大陣容:一是國際新進入企業在資本運作的優勢和產業鏈的全麵部署下,迅速吸引了全球買家的眼球。二是在中國,國際天然成分領域的優勢企業迅速介入,我國以寧波綠之健、桂林萊茵、長沙綠蔓等幾家公司為代表,其中,桂林萊茵生物已經開始全球宣傳的征途。

     

    同時,美國Wisdom天然產品公司、藍色加利福尼亞公司以及瑞士、德國一些天然成分生產商也陸續推出自己的GRAS身份認證的甜菊糖苷產品。

     

    新進入企業在生產線及產品技術革新方麵將會影響我國傳統生產企業,在國際買家的選擇過程中,後者在技術水平和供貨品質等層麵的短板可能會遭到質疑。因此,未來市場上我國企業依然麵臨諸多挑戰。而我國在此之前一直承擔世界80%甜菊糖苷供應的重要地位,也可能會在不久的將來被改寫。

     

    白藜蘆醇:走下神壇,有風險慎入

     

    2007、2008年和2009年,因為美國有關研究初步確定白藜蘆醇可以延長壽命,於是開始逐年加大對我國白藜蘆醇的采購。目前,天然來源的白藜蘆醇均提取自我國的藥用植物——虎杖。而我國的植物提取物生產企業已經先後向我國自然界斂取了上萬噸的野生虎杖資源,這其中不乏多家企業囤積居奇的惡性競爭心理驅動下所為。

     

    因此,三年來我國野生虎杖資源遭到大麵積嚴重破壞,虎杖本身的質量也開始嚴重下降。白藜蘆醇的價格在近三年來的跌宕起伏,折射出我國植物提取物行業依然未培養成可持續發展的能力和戰略眼光。國際市場對白藜蘆醇的需求規格主要以50%和99%兩種為主。目前,我國50%白藜蘆醇市場價格為700元/kg,98%白藜蘆醇價格已經降至2600元/kg。

     

    從薄荷提取物、蘆薈提取物、銀杏葉提取物、人參提取物再到白藜蘆醇,幾十年來的發展軌跡無一例外。那就是:在國際市場對我國某一個品種需求增大的情況下,幾經演繹後的結果基本都是資源遭到大麵積破壞,曾經金貴的植物提取物品種價格越來越低,產品質量越來越次。我國的植物提取物行業就在這樣的惡性循環中始終被動地遭遇著似乎命中注定的輪回。我國植物提取物生產企業很難做到一個品牌的可持續供應及國際合作夥伴的長期固定合作。

     

    雖然迄今為止還未發現白藜蘆醇的可替代成分,但是合成白藜蘆醇和發酵法白藜蘆醇已經先後強勢入駐美國增補劑市場。我國也已經出現合成白藜蘆醇的研發企業。當前,帝斯曼擁有合成99%白藜蘆醇的技術,再加上其終端應用的設計應用優勢,將成為我國提取來源白藜蘆醇的最大對手;來自葛蘭素史克的白藜蘆醇藥物還未顯示有任何可以順利通過審批的跡象。未來一年,對白藜蘆醇高度關注的企業應該慎重進入。


    植物提取物的生產過程
    中藥企業不具提取能力2016年關門

    上一篇:

    下一篇:

    植物提取物中藥品種行情市場走勢分析

    新聞

    本網站由阿裏雲提供雲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